感冒不敢打吊针

当初,王玮跟我在一起吃了很多苦,但她始终不曾埋怨过。她是个很乐观向上的女孩子,不管有多大的压力,她总是能笑着面对,就像她常说的,我都没有愁你愁什么呀。她说她就从来没有愁过我们会没有钱,她说上天是公平的,我们这么努力,一定是会成功的。

刚开始摆摊的时候,我们没有钱,押上所有的钱进了那些货,我们没有经验,虽然生意不错,但每天上货的模式,导致有好一阵子我们手里都没什么可周转的现金。因为上货的多少,有时很难控制,尤其碰上我们觉得特别合适的货品,往往就是头天晚上的营业款第二天就全部上了货,甚至还有钱不够日常开销的时候。

有时我们手里剩下一堆货,卖不掉,成了所谓的垃圾,看起来是衣服,但是都是没人要的,除非上新货时添着卖,要不那些货很难卖得动,尤其是我们卖.5块钱的时候剩下的衣服,跟卖剩的碟一样,送顾客都没人要。有些顾客还说你送的衣服也太难看了吧。就是因为这些事情,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和王玮经常为了货的事情闹不愉快,她的意思是把那些剩下的货便宜一点处理掉,赔钱也没关系。我的意思是再上一点新货添着卖,我觉得新货能把老货带着走,最起码不用赔钱处理。最终,我们还是决定赔钱吧,最重要的是手里不要压货,压的货都是钱啊。现在看来,那时处理的货,根本没有赔钱,每一批货的本钱在前期都已经卖出来了,就算是后期处理掉一些,也是我们的纯利润。但在当时,我们不懂这个道理,所以我们经常为了甩货的问题纠缠不休。不过当时也没人告诉我们这些。当然,我没有在这里谈什么成功的经验,因为我还没有成功,这只是我在这几年做生意的过程中体会到的,也许说出来能帮到一些人,起码可以给那些像我们一样没有经验的人提个醒。

在那期间,我一直没有突破,还是不敢叫卖。人家说生意就是这样的,喊出来才聚人气,聚财气。王玮每天出摊都一直喊,有时一喊就是一两个小时,尤其是人多的时候。她说人聚起来不容易,一旦人围起来,就一定不能让散开,要不再聚就很费事。顾客往往也就是这样,哪里人多就往哪里钻,她越喊人越多,人越多,其他顾客就更爱往跟前围。当然了,只要有人围肯定就卖,有的时候还会出现抢购的局面,顾客一看大家都在抢,他也就想抢一件,再加上我们卖得很便宜,15块钱差不多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价位。

记得有一天晚上,我们生意很好,她也一直喊,到了晚上回家的时候她跟我说,觉得嗓子好像冒烟了,这是她的说法,其实就是嗓子不舒服。持续喊上一晚上,嗓子不舒服是可想而知的,我回到家给她倒了点白开水,不是说多喝白开水能消炎吗,所以我想让她喝点水就早点休息,可能明天睡醒就好了。她说怎么觉得头也晕晕的,就早早睡下了,我也就没怎么在意,结果半夜我起来上厕所,一摸她的头,我吓坏了,怎么那么烫,我赶紧把她叫醒,她说她感觉迷迷糊糊的,特别不舒服,我说你发烧了,我们赶紧上医院。老婆不想去医院,说吃个药明天就好了,可是我们家里又没有药,她说那就用凉毛巾敷一下,她说去医院就要花钱,她不想去。那时候甲型流感闹得特别厉害。我害怕是不是晚上夜市上人多,谁给她传染了,要不怎么会发烧呢?我说不行,花钱就花钱,你最重要,万一要是有个什么事怎么办。我记得当时是半夜3点多,我们去了一个有发热门诊的医院,挂了急诊,医院很安静,没有人,估计值班的医生也都睡着了,我们敲了半天门,医生出来说先到隔壁采血,我赶紧去交费,老婆等着采血,一个小窗口,医生要缴费单子,我赶紧递过去,我看到医生戴着个大口罩,冷冷地说手伸进来。老婆抽了一下,我知道针扎手上了,我握着她的另一只手,好烫啊,我心里很乱,看着她难受的样子,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医生说你们等一下取结果,咣当一下把窗口关上了,声音很大,回荡在整个医院的走廊里,老婆靠在我身上一句话也不说,我知道她不舒服,身上不舒服,心里也不舒服。

感冒不敢打吊针(六) 地摊故事

结果很快出来了,我们看不懂,说到隔壁问医生。我们敲门进去,一个男医生,问怎么了,我说了老婆的情况,担心地问:“是不是甲型流感啊?”医生说不是,三两下开了一张单子,说:“去交费吧,出去把门给我带上。”我一看,300多块钱,当时我身上带的钱不够,我跟老婆说,你在这等我,我去取钱,老婆说要和我一起去,不敢一个人待在这儿。我一想,她这还发烧呢,我还得出去找银行呢,她跟着我跑什么呀!老婆说不行,开始哭。我一想留她一个人在这儿我也不放心,长长的医院走廊一个人也没有,一点微小的声音都披放大很多倍一直回荡着……我只好带她一起去取钱。出门我想打个车找银行吧,这样老婆就不受风了。上车老婆问我吊瓶子多少钱,我说一天300多块,开了三天的。老婆一听就怎么也不回那个医院了,说是找个小诊所就行了。她说知道不是甲型流感就行了,可能是嗓子发炎了,才导致发烧的。那时的我们是真的没什么钱,要是现在,,我肯定不管多少钱都要去医院吊瓶子的。

折腾了一晚上,天也亮了,我感觉老婆也没像晚上那么难受了,就想这会儿还早,就带她先去吃了个牛肉面,然后去我们楼底下的社区诊所再看看。医生诊断是扁桃体发炎,开了5天的瓶子才100多块钱,老婆吊瓶子的时候睡着了,我想她一晚上肯定累了。我看着她,两个脸蛋红红的,额头和鼻尖上有小小的、密密的汗珠,我知道她的烧还没有退,我们俩的手一直握在一起,我知道她需要我陪在她身边,我知道没有我她会没有安全感,她会害怕。虽然那会儿的我也很瞌睡,但是我不能睡着,我还要看着点滴瓶,没液体还要叫护土,我知道我要照顾好老婆。

那天吊完瓶子,我们就回家休息了,当天我们没去摆摊,我在家照顾老婆,我给她做了好吃的,她喜欢吃我做的酸菜鱼,她说感觉嘴里没味道,我知道她还是不舒服。

想起来,我们摆摊的这些日子,真的没有休息过,无论下雨还是下雪,我们心里特别不舒服。其实这是生意人的通病,你不去赚钱,别人就把钱赚走的摊子照摆不误。老婆说了,想到别人都在摆摊,就自己在家休息,会觉得心里特别不舒服。其实这是生意人的通病,你不去赚钱,别人就把钱赚走除非是过年,在家休息心里才能踏实一点,因为所有的生意人在过年时都休息了。其他时间,不论生意大小,都得操心。第二天,老婆稍微好了一点,不顾我的坚决反对非要出摊。我坚持让她多休息几天,反正我们从摆摊开始也没休息过,不急于一时,但是她非说她好了,不用休息了。没办法,我拗不过她,就去给她买了个喇叭,我想这样可能会好点,最起码她喊着不用那么累,我不想再让老婆生病了。

有的时候我会想,如果没有老婆,我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在于什么,但是我知肯定没现在过得好!所以,我一直感谢上天让我遇到了我老婆,还能这样不离不弃地跟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