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摊位置成了新难题

生意一直不错,天气也很给力,所以我们每天都红红火火的,人自然也是开开心心的。有时候我不由得回忆起自己从前走的弯路:摆个摊子都能挣到钱,为什么当年为了营生去混黑社会呢?

现在回顾一下我在歧路上认识的那几位:

新成,那会儿刚认识的时候,在我看来他就是能够出生入死的兄弟,但是,人往往在钱的面前就变得渺小。在深圳那会儿,只为了10块钱,我们之间的情谊就出现了裂痕。回来兰州后,他又因为打架斗殴被拘留。那阵子我还跟着彪哥,还经常去拘留所看他。那会儿我想,他现在有难了,以前的事就不提了。我身上也没什么钱,但是我还是会买吃的给他送进去,我想他在里面没吃没喝的,实在很可怜。我在外面,怎么说都会比他自由点,最起码没钱还能想想办法,但他却没办法可想,所以我经常给他买东西,自己的钱都花光了。可是后来发生的事让我明白,为了利益,这些江湖大哥实在根本没什么情谊可谈。

彪哥花了很多钱,又动用了关系,才把新成给弄出来。那会我已经和王玮在一起了,慢慢地就和这帮江湖人物联系少了。但是有一天,新成突然打电话问我要钱。我都不知道是什么钱。他说是去深圳的钱。我想他是穷疯了,去深圳是他掏的钱,但是在深圳的时候,我挣的每一分钱都给他了。现在他还问我要钱。

他硬要我还1500块钱,说是在深圳的费用。我哪里有钱啊,就跟他拖着。直到有一天,他叫了几个混混来碟铺子要钱,其中一个小头目现在已经因为涉黑被捕。因为当时王玮也在碟铺子里,我害怕出什么事,就问宝宝借了1000块钱还给他。他问剩下的500块怎么办。我说最近有了就给你。后来我们就陆续把500块凑齐,打到他的银行卡上。没有直接给他,他又因为打架斗殴跑路了。他的行为,其实就是敲诈勒索,我没有报警处理,因为我们还有个铺子,怕他们打击报复。那件事之后,我就发现和这些混混没法打交道,平时哥们儿弟兄,谈情义,讲义气,到了紧要关头,全都是扯淡。从那件事开始,我就彻底断了和他的联系。听说他后来找了个“小姐”做女朋友,自己无所事事。吃软饭呢。

再说说彪哥,虽然我和他不是很熟,但我从深圳回来后给他干过一段时间的经理,并且他在新成被拘留那件事情上出了很大力气,我一度以为这个人还是不错的。后来我们碟店不干了,处理那些碟片的时候也曾经在他的店门口摆摊,所以多多少少还会有些往来,有时候他会让我们给他交个话费,买些小零碎什么的,这些钱事后他都会给我。这也导致我们放松了警惕,又有一次,他说要买手机钱不够,说先向我们借2000块,过三五天就还上。我身上也没2000块的现金,就把银行卡给他,让他自己取。谁知他取了3000块,那时卡上只有3000块钱。王玮说,要是卡上有1万他也能取光。借了那3000块钱之后,他一直没还给我,偶尔说起,又是拿过两天就还来敷衍。为了这钱,王玮不止一次和我吵,让我要回可是我一直没好意思张嘴。我安慰王玮说,就当我们花了3000块钱买了个摊位吧。如果仅仅是这3000块钱,也不至于让我在这里唠唠叨叨说半天,王玮一直反我和以前那帮狐朋狗友联系。但可能我身上还是存在所谓的义气吧,所以没有坚决和他们划清界限。后来又有一次,彪哥号称要“跑路”,他以前房子里的家.呀什么的让我给他保管,我答应了。那时候我摆摊超级忙,没有时间去给他搬家,于是我让朋友在郊区给他租了个平房,我找搬家公司把他所有的东西都给搬过去。当然这费用都是我掏的,这也没什么,可气的是彪哥“跑路”回来后,经常给我打电话,要求我随叫随到,今天取件衣服,拿双鞋,明天取个键盘,搬个台灯……我有自己的事情,不可能时时听候他的调遣,有那么两次拒绝后,彪哥撕破了脸皮,叫嚣着跟我算账,说我四处宣扬他向我借钱,这让他很没面子。最后我的态度也强硬起来:你要东西,我给你说地方你自己去拿,我没时间陪你。事情也就这么悬着了,幸好后来也没什么纠葛了。

地摊位置成了新难题(五) 地摊故事

说这些事无非想告诉大家,千万别相信什么哥们儿义气,如果有一天哥们儿觉得不需要你或者觉得你使唤起来没有那么顺手了,第一个跟你翻脸的就是这些天把哥们儿义气挂在嘴上的家伙。在社会边缘待久了,他们已经不知道什么叫道德了,弱肉强食,翻脸比翻书快就是他们的道德。

摊子如果一直能在彪哥的铺面门口摆下去其实也很不错,但是不久后我们就遇到了新的难题:彪哥的酒吧因为经常性的打架斗殴,好多顾客都不敢去了,所以他的酒吧也维持不下去了。他打算把酒吧转让了,这下就有了一个新问题,新的老板接手这个店,能让我们在门口摆摊吗?我们的摊位中间那个立柱超过人家曰有30厘米,要是你是老板,你会同意别人挡着你的门吗?我和王玮一下子急了,这下可怎么办啊,我们想,实在没地方,就赶紧从夜市上找摊位吧。可是夜市这个地方,尤其是在夏天的时候,连插根针都费事,更别说想找个摊位,我俩商量暂时先不上货了,要不万一别人不让摆,货又得积压下来。不过也是天无绝人之路,那时我们经常在酒吧进进出出,认识了酒吧房东的亲戚,那人很不错,觉得我和王玮小小年纪就自己创业很不容易,他说那个店只要他在,我们就一直可以摆,我们终于松了口气。

彪哥的酒吧很快就转让了,新老板开始装修。装修时门口空着一大块地方,我们因为没有桌子了,就找了一块超大的板子摆在门口,想着现在地方大了,就可以多上一点货了。而且市场总要不时地给人们新鲜感,人们都是喜新厌旧的,我们的那种15块钱一件的模式,一阵子之后就不走货了,又分析原因,我们发现,在我们生意好的同时,市场上出现了很多和我们一样清货甩货的,10块钱一件的都很多,销售模式趋同,这应该是导致我们不走货的主要原因。我们要改革,我们要创新,一是在货品上,二是在模式上。而且我们也能掌握市场了,于是就进了一些品质更好一些的衣服,大都是纱衣啊、连衣裙之类的,卖价都是在30块到45块之间。

摆了这么久的摊子,我慢慢发现。右什么价侍的備品  稀有什么样的顾客群,我们以前的15块的那种模式,差不多是什么人都能接受的价位,但是一分价钱一分货,便宜的货品给你带来的顾客就是收入比较低的群体。到后来我们转做30块到45块的档次,衣服的品质提高了很多,当然也就会挡住了一些以前的老顾客,但是新的顾客也多起来,而且稳定下来。直到现在,我们的衣服不断地提高品质,当然在价位上也有所提高,但是却有了一个我认为相对稳定的顾客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