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战告捷,摆地摊赚钱了

2009年6月1 8日,我永远记着那一天,虽然以前也摆过地摊,但是2009年6月18日,和以前明显画出了一个分界线,从那天起,我们就成为了真正依靠地摊谋生的人。

我们扛着千辛万苦进来的那点货,和回家取的那张旧床单(那张床单是功臣,我们现在还在用它),风驰电掣地赶到夜市上——这么形容当时的速度和心情是最合适的。到了朋友的酒吧门口,三张借来的桌子拼在一起,铺上一张用旧的床单,再堆上一批廉价的女装,我们在夜市上开始了自己的事业。

摊子左边是个火锅店,右边是一个酒吧,我们占掉的那块空地,是两家店铺中间门柱的位置,当然不能挡在人家的门口。能搞到这么个长1.5米,宽0.7米的地方非常不容易了,还都是靠关系。

摆摊的时候已经快晚上6点了,去的时候,其他摊主都已经摆起来了。用王玮的话说,我们是这一行的新手,害怕把衣服放乱了没人看,不好卖,所以就一件一件地把它们叠得整整齐齐,把我们觉得好看的图案放在上面,以为这样能吸引更多的人来买我们的衣服。不过就现在的经验来看,这一点对于零售来说,是对的,一定要把最好的款式放在最显眼的位置。不过批发就不一样了,他们往往把好看的薪昔都藏起来,只有熟客才能见到,因为在服装这行,仿造和偷版的人太多。

衣服都摆放好了,我们站在摊子旁边,我其实觉得挺不好意思的,怕朋友和战友看见,心情特复杂。我始终觉得卖衣服和卖碟是不一样的,卖碟,只是处理剩货,属于玩票性质;卖衣服,就成专业摆摊的了。我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有的人行色匆匆,可能是下班赶着回家;有些三五成群,商量着去哪里吃饭;有的人东瞅西看,纯属闲逛;还有的人停在各种摊子前挑挑拣拣,选购自己需要的东西或者讨价还价。可是我们的摊子前面一个人都没有,王玮不停地问,怎么办,怎么办?我怎么知道该怎么办?我们沮丧的心情可想而知——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进了货,等于把我俩的身家全部押上了,可是站了半天了,一件也卖不出去,而且连看的人都没有。想象一下,那一刻我的压力有多大,心里又是什么滋味。压力产生动力,王玮开始吆喝起来:“15块:J件,15块一件,新款全棉T恤衫,全部15块!”  就她这么一吆喝,还真有点效果,终于有人过来看了,可又都光看不买。王玮又问我,怎么办,怎么办?是不是太贵了,要不我们再便宜点。我的天!还便宜点!说实话,虽然当时我们没有钱,但是也从来没有买过15块钱一件的衣服。对我来说,,15块钱的衣服真是便宜到不能再便宜了。不过后来摊子摆的时间长了,我才发现,夜市上的东西,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没有最便宜,只有更便宜,夜市上10块钱的衣服多的是。

王玮一直问我,我知道她着急了。记得旁边的摊主还过来看我的衣服,我们还问是不是货出了什么问题。他们是这么评价的,我记得很清楚:“你们这些货是谁进的呀,小包,肯定是你看的货吧,你怎么不让你媳妇去看货啊,她肯定比你看得准,这些货也太难看了,不好卖!”还有这么说的:“哎哟,你们这些衣服我看不成呀,我估计不好卖,你们进得多不多啊,不行赶紧换去。”怎么说的都有,就是没说好话的。其实我知道他们也没恶意,但是他们不知道,我们可经不起这么吓唬啊,那可是我们所有的钱啊!

那个时候,我们真的是新手,对自己的生意和货品都没什么信心和底气,不过信心和底气也是随着时间和经验而累积的。

初战告捷,摆地摊赚钱了(三) 地摊故事

我跟王玮说先不要着急,再等一会儿,现在还早呢。我知道要是我也没有信心了,就真的完了。就算心里再没底,在老婆面前也不能表现出来,我得给她定定心,已经7点半了,我们站了一个半小时了,但还没开张。王玮又开始吆喝了:“I5块,15块,15块一件,一件15块!”一个顾客过来了,问:“老板,都是15块吗?多拿几件能便宜吗?”王玮说:“不能再便宜了,已经最低价了。”她说:“好吧,把这两件给我包起来。’又问:“有没有好一点的袋子,这个袋子也太难看了。”王玮说:“这个袋子还是问别人借的呢,我们是第一天摆摊,还没买袋子呢。”顾客说:“那好吧,要是我穿着觉得好,以后会经常来,还给你介绍朋友来。”王玮跟人家聊了一会儿,慢慢地也就放松了下来,再加上开张了,我俩的心里也舒服一点儿了。做生意的人都会有这样的心理,卖不卖货,都得先开个张,这样心里就有底了。要是一直不开张,心里会很焦躁的。

从卖了那两件衣服开始,我们的生意就一发不可收拾,开始大卖特卖,一直有人围着我们的摊子,没有断过,看的人多自然就会有人买,再加上王玮一直卖力地介绍:衣服是什么面料的,该怎么搭配,我们卖得多么便宜。那天晚上,我觉得老婆摆摊摆得很有激情,很牛气,从7点半到9点多,我们一直没有休息过,顾客也一直没有间断过。生意就是这样,大家看到哪个摊子上围的人多,也就想往跟前凑,因为好奇,越是好奇围的人就越多。当然哪个摊子要是没人光顾,人们也就不爱往跟前凑。

一个多小时,我们在不停地收钱,装货,装货,找钱,也不觉得累,直到货越来越少。货少了,没得挑了,人才慢慢少了。摊子上的货剩得不多了,卖得可以啊!我们俩都很高兴,那种高兴是从心里溢出来的,,想忍都忍不住。

坐下休息了一会儿,我们又把摊子上的衣服收拾了一下,然后准备收摊。从摆摊到现在,我发现卖货的时候我们说的话最多,肢体语言也做得多,按道理来说人也应该最累,可是恰恰相反,只要一直卖货,状态就一直很好,也不觉得累,还高兴得不得了。要是不卖货,坐上一晚上,都觉得浑身不得劲,累得要命。这是为什么呢?其实说白了,还是经济驱动啊。回到家,第一件事也是我们最关心的一件事,就是算账。数一数身上的钱,真是让人兴奋啊,一共卖了900多块。去掉进货和打车来回的钱,我们挣了300多块,还有剩下的衣服。我们算了一下,就这样的话,一个礼拜挣的钱比我们出去打工一个月挣的钱还多。王玮兴奋得不得了。算完账,她就一直计划着今后要怎么进货,怎么卖货。我的傻老婆,一个晚上都激动得睡不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