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决定卖女装

一大早就来到批发市场,我和王玮没有抱多大的希望。300块钱,能进到什么货呢?只是想先了解一下市场,毕竟我们没做过其他生意。其实,想起来卖衣服,也是因为我们有个朋友是做服装生意的,以前是零售,现在搞批发。这个行业门槛低,没什么技术含量,对我们来说,起步或许会容易一点儿,所以才选择摆地摊。

刚开始,朋友建议我们卖童装,说是投资小,见效快,而且大人们怎么省,都不会省孩子的钱。再加上这阵子天气热了,可以进一点小孩穿的小背心、小短裤什么的,进货用不了多少钱。我们也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就在市场上转来转去,到处看童装,越转越发现,童装也是有很多门道的。我俩没小孩,所以对小孩衣服的尺码根本就摸不着头脑。看着很小的衣服,其实都是给大一点的小孩穿的了。过于小号的衣服,我们又不敢进,因为老板说,家长一般都会给小孩买偏大一点的尺码。原因很简单,小孩子长得很快,而且一个款式的衣服,都是一手的码,.不能岔开拿的。这样就给我们出了个大难题,先不说以后卖货会遇到的问题,单就是配齐码拿货也得要不少钱。300块钱,根本拿不了几个款式。款式少,挑选的余地就小,营业额也会受影响。思来想去,童装还是不适合我们做,所谓不熟不做就是这个道理。没有合适的货源,我们就回家了,决定要再商量一下。当晚我们决定,还是卖女装。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又来到批发市场,还是以看为主。王玮说,我们没卖过衣服,但总穿过衣服吧。成人服装对我们来说,要比童装容易点。根据我们看童装的经验,决定进一些均码的衣服来卖,这对于新手来说,更容易一些。而且选定了尺码,就给款式行了方便,码拿得少了,自然款就多了。当时王玮就是这么想的,她说这和咱们那会儿卖碟要求品种齐全是一个道理,你要什么我们有什么。有了决定,我们还是一直转、一直比较。300块钱,选择性实在是太小了,很多王玮觉得好看的衣服,我们都是只能看看。

地摊项目定位,我们决定卖女装(二) 地摊故事

想要的款式多,还要控制在300块钱以内,就得衣服单价低。有了定位才利于找货,而且节省时间。我们在转的时候,先问价钱,超出预算的,就不浪费时间看它了,直到有价钱合适的,才看款式。现在看看,那时进货的模式是不可取的,但当时的经济条件就那样,也只能那样进货了。要感谢的就是当时的季节,幸好我们起步的时候是夏天,夏天的衣服多是小件,价格自然就会便宜很多。要是在冬天,都是大件,我们的300块钱可能就起不了家了,也就说不准我们现在在干什么呢。进货的时候其实也有些价位合适的,但是款式又不好。在看货这方面,一直都是王玮做主,直到现在也是,经验告诉我们,我上的货不如她上的货好卖。那天我们整整转了一天,就在那几栋楼上。眼看就要到关门的时间了。批发市场不像零售市场,整天都有逛的人,批发市场早上人很多,都是配货发货的,下午人就很少了,除了周末闲逛,零售的客人,一般都是这样的规律,道理是浅显的。早上做零售的老板们来进货,下午都回去卖货了。而商场一般都是下午逛的人特别多。那天像我们两个人在市场上转来转去的,再也没其他什么人。其实多转多看还是有好处的,要不怎么说服装生意的三大法宝是三多呢(多看、多转、多问)。

转着转着,我们就看到一家店,反正大体看款式都还不错,都是年轻小姑娘喜欢的款式,只是不知道价格怎么样。我们决定问问,结果一问就问着了,价位我们还勉强能接受,比预算的高出一点点,但是我们觉得款式还可以,当然是相比同等价位的,所以我们决定跟老板商量拿货。

在市场转了一天,我们也多多少少了解到一些,王玮就装得跟老手一样和老板谈起来,老板希望我们拿的货越多越好,拿得多,价格上也会便宜一点儿。可是我们就只有300块钱。王玮也难住了,便和我商量怎么办。我问她觉得货怎么样,她说还可以,可是我们的钱太少了,根据我们这几天转的结果来看,能找到一家我们觉得价位合适,款式也可以的确实也不容易。那时我想,我妹妹就住在附近,不行就问她借点钱,于是打电话给她。她也没有多少钱,前面我说过,妹妹的条件也不是很好,她当时一直在家带小孩,没什么收入。她说只有300块钱,让我们等着,过会儿就拿过来。听妹妹说只有300块钱的时候,我心里特别难受,比自己没钱还难受。那时我发誓一定要让生活好起来,一定要让家里所有人的生活都好起来。最后王玮和老板商量拿1000多块钱的货,但是分两次拿,死缠硬磨老板才同意,80多件衣服,第一次先结600元整。

我们用光了所有的钱。王玮说,我们就赌一把,要是这个生意能做,我们就改行卖衣服,要是赔了,我们就还是卖DVD。600块钱,我们赌了一把明天,最后赢了。命运就是这样的,总不会对你太残忍,会在适当的时候给你一点甜头,这个甜头我们尝到了。

挑好所有的款式,点清货的数量,我们从批发市场出来的时候,整个楼的商户都走完了,我们是最晚的了。我俩商量拿着这些货去哪里卖,当时我们对摆摊一点儿都没准备,我们想直接去就可以摆了。但是衣服和碟片不一样,总得有个1床单什么的铺在地上吧,于是又回了趟家。那天本来是想着第二天再出摊的,但是由于刚进了新货,心里实在激动得不得了,哪里还能再等一天啊?于是我们取了一条旧床单就直奔永昌路去了。

那个时候,我们好年轻啊,还真有点风风火火的劲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