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地摊闹事游击战(十一) 地摊故事

冬天来得真快啊,还没到立冬,但寒冷已经早早包围了我们。天气变化之快,我们还没来得及招架,生意就变得惨淡起来.白天的时间越来越短了,大街上溜达的人也越来越少,夜市上没有了往日那种热热闹闹,熙熙攘攘,才出摊就有一种要收操的感觉。天黑起来也很快,那种冷风,那种黑天,再加上那种萧条的生意,让我们有种想回家的冲动。

这个冬天是我们正式摆地摊的第一个冬天,那年卖碟的时候虽然也冷,但是和现在的心境是不一样的,我们现在是靠这个来生存的了。这样寒冷的天气,这样冷清的生意让我们害怕, 围巾和时装帽显然已经卖不动了。 该买围巾的早就人手几条了,时装帽在那样的天气里,更是显得单薄,是不是又该换货了啊,换什么配,还是卖衣服吗,冬装的衣服普遍价位高,夜市上好卖吗?我们拿不准,要是不卖衣服,我们还能卖什么呢,我们的地方有限,只有一个小架子,我们又怎么摆呢?

天气会越来越冷,我们应该可以卖些保暖的东西,迎合市场的需要。那么多保暖产品怎么选择呢?我们又要去转市场了,保暖的东西真不少,电热毯,电暖宝,棉手套,棉帽子……商品还是那样琳琅满目,但我们觉得不熟不做,最终还是决定做帽子,只是从时装帽转变到棉线帽子。

冬季的夜市,到处都是卖帽子的, 20块钱一个,统一价位,不还价,因为全是跑量, 一件上就没什么利润可言。 帽子进价大都是10块一17块钱的, 十五六块的价位居多, l0块左右的很少, 样子也不好看, 所以说能卖的大都是15块到l6之问的,一个帽子其实就赚几块钱,这种生意就得大量出货,不然我们就得冷死和饿死,你想要是一晩上只卖三五个,那么冷的天,怎么能坚持得住,了解了夜市的情况以后, 我们也就决定这样卖, 可是谁知道情况是那么艰难。 

进了帽子大概一个礼拜,我们前面一个大摊子也上了很多的幅子,价位是一样的,但是人家地方大,款式肯定也多,而且堆在一起,看起来就更多,我们还是那样挂着,看起来就稀稀拉拉的,况且他们的摊位还在我们前面,地段也比我们好,这样就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意,但是有什么办法呢,生意这种事情,就是各凭本事,没什么好怨别人的。                                         

本来生意还好了几天,结果马上就不行了,老婆说,干脆我们把时装帽和棉帽子都进上,说不定会好一点。我们不做时装帽,就是因为天气的原因,觉得冷就不好卖了,但是经过这件事,我们又不得不进些时装帽,但是谁想到居然卖得比棉帽好。后来总结经验,我们觉得应该是市场上应季的帽子太多了,都快泛滥了,光我们那一块地面,就有六七家卖棉帽的,而且都是大摊位,生意很火暴,但有人觉得我们这家的时装帽比较新鲜,而且比棉帽好看,所以我们的生意又好起来。这样就各做各的生意,相互不影响。但到底天气冷,逛街的人少,生意不比夏天,为了能多挣点钱,我们就决定白天也出去摆地摊。

市中心有个地方, 白天有很多人摆地摊, 就是不固定, 不像夜市上有固定的摊位。谁去得早谁先摆,但是摆地摊的其实每天也就那几个人,一来二去也就认识了,要是来晩了也可以给你让点地方,夜市上可没人给你让地方。

去那摆地摊之前我和老婆先考察了一下, 观察大家都在卖什么, 时间是怎么掌握的,人流量大不大。等我们把这些了解清楚,就去上货了。当时已经是冬天最冷的时候了, 那阵子帽子夜市上卖得特别火, 而且白天那个地方也没有人卖帽子, 考虑好之后, 我和老婆就在白天出摊了 。 去的时候人们都还没有开始摆, 都在地下通道站着避风, 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来了不摆, 不知道他们在等什么, 刚去也不认识, 我们也不好意思问, 但我们觉得跟着他们准没错,于是我们也等。过了没多久就有人进来叫大家了,说是可以摆了,我们一看大家都拿着各自的货往外走, 也就跟上了, 那时我们不知道情况, 以为摆到最前面生意就最好, 就使劲往前摆,、 还生怕别人和我们抢地方, 谁知摆好之后, 我们后面还空着一大片地方, 他们都在我们后面。 我们不知道怎么回事,管他那么多, 先卖货再说。

我们把帽子放在铺好的单子上,把包装都拆了,然后吆喝起来,刚开始没什么人, 但那时我们已经有点经验了, 不像刚开始那会不卖货就很着急 。 我和老婆边整货边吆喝, 其实是我整货, 她吆喝, 不多一会儿就有顾客围上来了, 我们还卖夜市上那个价,不还价,一会儿就卖出去好多。我们进的帽子不多,还处于尝试阶段, 我们也不知道能不能长久地摆, 货上多了又得压货, 所以都是每天进货每天卖。正感觉生意好呢,顾客围得满满的,我们正卖得起劲,突然听见谁喊跑啊”,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因为顾客把我们围住了,我们看不到旁边其他人的情况,还是一个顾客说:“赶紧跑啊,城管来了!”其他顾客一听,也害怕我们的货被收了,就赶紧把帽子给我们,还有帮我们收拾的。我们哪见过那个阵势啊,老婆当时就吓得不知所措,我说赶紧收,说时迟,那时快,我一看别人都跑了, 我也不管其他的了, 我把床单的四个角一抓, 拎起来就跑, 但是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帽子很多,特别重,而且又包得特别散,跑起来就很费事, 我边跑帽子边往下掉, 老婆就赶紧从后边检, 我边跑还边回头看一下身后有没有城管, 万一有城管追, 我就得拼了老命跑啊, 就算是人累死也不能把货收了,那可是我们的辛苦钱啊!                                 

我看其他人往哪跑我就跟上, 他们又跑回那个地下通道, 我也就跟着跑进去,看到他们不跑了,我才松了一口气。这时有个外地口音的大哥问我: “小老弟,第一天摆地摊啊?”我说:“我在夜市上有个小摊子,摆了也有几个月了,到这摆是第一天。”那个大哥好心地提醒我们:“到这摆得小心点啊,这可不像夜市啊,有城管,你别摆那么前,不好跑。”老婆连连说是,说我们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阵势呢,太恐怖了,那个大哥接着说:“这不算啥,反正你们看见我们跑你们就赶紧跑。”我们说好。刚站着说了一会儿话的工夫,就又可以摆了,我们又都出去了, 这回比上次惨, 我和老婆刚收拾好, 一个都没卖呢, 城管就又来了,我们又跑,我的神呀,这个钱挣得还真辛苦啊!